大舅子低价买股成实控人 兴欣新材关联交易存疑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288mj.com



大蝎子以低价购买股票并成为真正的控制者。这是与姐妹或姐夫的相关交易的障碍吗?

首席科学官

原文:Kechuangjun

2030-icmpfxa6911177.jpg

研发无法跟上收入,筹集资金用于扩大生产能力和建设建筑。该公司有很多关联交易。

近日,绍兴兴鑫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新新材料”)申请受理董事会。

首席科学官(微信:sxkcg666)注意到李良超是兴新新材料的实际控制人。但是,当公司准备上市时,他转让了他持有的所有股份。李良超也错过了这个后期制作。新新才的估值大幅上升,可能是科技板块的“盛宴”。

此外,兴鑫新材料的相关交易,研发投入和主要客户也值得关注。

上市前夕实际控制人的变更

最初的真正的控制者挣扎了十年,但为这个大盲人做了“婚纱礼服”?

李良超是兴新新材料的实际控制人。他通过百利发展持有兴新新材料97.9%的股权。 2016年11月3日,李良超将56.9%的股份转让给叶挺,其余41%转让。他们被转移到公司的其他员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员成为叶挺。

这次转让的总价格是8000万元。此前,根据上虞同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截至2016年9月30日,公司的净资产估值为1.07亿元,这意味着李良超25%的折扣将是兴新新材料。转出去了。

对于转让折扣,公司解释说,股权转让的主要受让人,如叶婷,陆安屯,陆国富,卢银琪,是公司的管理层。转让前,公司与实际控制人李良超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叶挺是李良超妻子的兄弟;其余的受让人是上述人的朋友。

对于李良超的退出,招股说明书指出,“李良超因公司自身投资策略调整而转让公司股权以转移资金的意图,加上公司管理层,叶挺等人,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实力。 “积累”。

5cfc-icmpfxa6911255.jpg

招股说明书)

在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之前,李良超主要从事服装和玩具的生产和销售。 2006年7月,兴新鑫源的控股股东嘉裕香港退出,李良超看好公司发展股份公司,成为兴新新材料的新实际控制人,并聘请叶挺等人负责日常经营管理。该公司的。

李良超十年来一直在努力。当公司准备上市时,它已退出价格,然后该公司的估值已经转变了几次。

2017年,兴新新材料增资,增加注册资本8,485,800元。新股东Z Feng Investment认购人民币5,628,900元,Z Tai Investment认购人民币2,856,900元,协定增资价为人民币5.3元/注册资本。

结合当时公司总股本6600万股,可以算出该公司的估值已达到3.5亿元,是此前的8000万元的四倍多。此外,公司的选择标准包括发行后估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比初始价格高11倍。如果市场在未来成功上市,那么“货币方式”就更加无限。

退出后,估值将继续翻番,李良超会不会“肉痛”?首席科技官员(微信公众号:sxkcg666)发现,李良超退出后,他和兴新的新材料“被打破”。

涉嫌相关交易

李良超离开兴新新材料后,他长期以来仍然从公司赚了不少钱。到底是怎么回事?

截至2016年底,兴新新材料向李良超的应收账款为1521.5万元,其中李良超欠公司的资金为万元。事实上,该公司2016年的货币资金仅为18,812,200元。李良超的贷款不会使公司的资金紧张吗?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6年和2017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9.95%和44.96%,而招股说明书中可比较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平均比率分别为32.64%和27.84%。可以看出,该公司过去两年的债务水平远高于同行。在这种情况下,李良超仍然可以在账户上占用大量资金,毫无疑问,这是“真爱”。

此外,公司与李良超的资本交换是以一年期存款利率为基础来收取资本占用费,而不是较高的利率贷款利率。可以看出,该公司对关联方也非常“谨慎”。截至2017年底,公司及关联方的本金和利息已经结清。

原来的真实控制人在退出后仍然占据了一大笔钱,并且公司以其妻子的名义也与兴新新材料公司进行了多次相关交易。

2016年,兴新新材料从关联方购买了大量的六氢哌嗪,其中从金利贸易采购了2600万元,从东兴化工采购了446万元。两家公司分别是2016年兴鑫材料有限公司。今年是第二和第五大供应商。

根据招股说明书,金利贸易的真正控制人叶平是李良超的妻子。 2016年,公司从Jinli Trade购买Hexa哌嗪的价格比其他贸易商的平均购买价格低1.59%。差异并不显着,但该公司的购买量占购买六或八个哌嗪总量的近20%。

另一家子公司是东兴化工。该公司于2016年12月被收购,成为兴新新材料的子公司。它于2017年12月被吸收。该公司对东兴化工的收购价比其他贸易商的平均收购价高19.36%。

对此,该公司解释说,东兴化工的主营业务是化工产品贸易,采购来源是国内贸易公司,由于其规模小,外部采购价格较高。鉴于Hexa哌嗪没有市场价格,公司根据另一方的预算成本购买价格。由于东兴化工是一家贸易公司,其自身的采购成本相对较高。

但是,具体情况,是否构成了利益转移,我希望上海证券交易所可以问为什么。

这个行业竞争激烈,但“不考虑进步”?

无论公司真正的控制器是否运作,兴新自身的竞争力都不是很突出。

兴鑫新材料主要从事电子化学品,环保新材料,聚氨酯材料和医药中间体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哌嗪系列,酰胺系列和氢氧化钠。其中,哌嗪系列产品为主要产品,占本期主营业务收入的89.63%,81.32%和77.68%。

但是,该公司的主要哌嗪系列产品并非独家生产。巨野化工,合辉化工,国邦药业,山东联合化工等国内多家公司都有类似的生产线;而海外制造商有陶氏化学公司,巴斯夫,阿克苏,东曹等,市场竞争激烈。

然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的情况下,公司的研发投资似乎无法跟上。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1亿元,2.4亿元和3亿元。同期公司实现净利润3033万元,3528万元,5609万元,业绩继续稳步增长。

公司过去三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903万元,869万元和977万元。相比之下,该公司的收入增长显着高于研发投资的增长率。

该公司的研发投资分别占收入的4.23%,3.57%和3.23%,并且三年来一直在下降。此外,在公司仅有的12项专利中,有6项是实用新型专利,而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9.56%,在板卡企业中并不高。

不能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也未能集中精力进行研发以提升竞争力。同样不乐观的是,在过去三年中,除了继续跻身前五大客户之外的大客户东进和晶鑫药业,该公司的其他主要客户并不稳定。

1232-icmpfxa6911330.jpg

392e-icmpfxa6911385.jpg

2f29-icmpfxa6911442.jpg

招股说明书

在过去的三年中,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包括东进,京新药业,阿克苏,益康生和河南康威药业。与此同时,该公司的客户集中度也很高。在过去三年中,前五大客户的总销售收入分别占53.24%,44.51%和42.88%。如果公司没有提高竞争力,将来如何保证?

除了缺乏研发和相关交易外,根据《证券市场红周刊》,兴新新材料仍然存在收入异常和采购数据异常等问题。结合实际控制人员的“蹊跷”退出,公司的矿井从此被埋葬了吗?如今,真正的控制者的原始蝎子带领公司创建董事会,公司能否承受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折磨”?欢迎在评论部分留言。

新浪声明:新浪发布此文章的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同意其观点或确认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在此基础上运营,风险自负。

免责声明:媒体提供的内容源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许可。文章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应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

主编: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