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大洗牌:开采权争夺愈演愈烈

时间:2019-11-14 来源:www.288mj.com

[艾尔道网]稀土无疑是一个热门蛋糕。五矿发展(32.27,0.74,2.35%)(),包钢稀土(87.18,1.02,1.18%)(),中铝(12.86,0.54,4.38%)(),江西铜业(48.74,4.43),10.00%)()和广盛有色金属()这种博弈不仅涉及企业与相关资源的竞争,也涉及企业与地方利益的博弈

一方面,几家中央企业越来越多地争夺在南方开采稀土的权利。稀土产业链中的所有力量都希望能分享到稀土整合的盛宴。另一方面,采矿权的丧失意味着对资源的控制权的丧失,这将直接影响到目前资源所在地的根本利益,从而给已经混乱和难以管理的稀土市场增加更多的复杂性。

江西铜业垄断四川冕宁稀土资源。

据记者调查了解,冕宁县原本准备采用打包招标的方式进行整合。 矿业权转让消息发布后,江西铜业、五矿、金川集团和包钢稀土企业纷纷签约。

然而,冕宁县要求,除外资或外资参股企业外,参与企业还需要注册资本超过20亿元的国内大中型企业。 在同等条件下,应优先考虑长期从事矿产资源生产、加工、科研和开发的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 基于这种情况,大部分企业被禁止参与竞争,最终被江通集团和五矿争夺。 另一方面,五矿后来主动退出,将一家企业留在江通集团。

江西铜业在获得冕宁县采矿权后表示,“四川江通稀土有限公司将成为冕宁毛牛坪稀土采矿权综合开发的主体,将建设一个集稀土开采、冶炼分离和深加工为一体的生产基地。整个项目建设将分两个阶段进行,总投资36.6亿元。 其中,第一个项目将于2011年12月完成,投资20.6亿元,建成稀土开采、冶炼等深加工的完整产业链。2012年1月至2015年12月,项目二期将投资16亿元改善公司产业结构,形成五大终端产品产业链,建设以稀土深加工为导向的稀土产业基地。 预计建成后年产值将超过40亿元。 江西铜业相关人员告诉记者

为什么江西铜业位于江西,必须长途跋涉到四川寻找稀土资源?

五矿集团深加工江西稀土资源

2003年,五矿集团通过其子公司中国五矿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和江西稀土钨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江西钨集团有限公司 其中,五矿集团持有51%的股份,直接获得江西钨业的主要资源资产 2008年,五矿集团与江西赣州当地企业共同成立五矿稀土(赣州)有限公司。

经过仔细计算,五矿集团已经在江西呆了7年了。

据了解,江西省拥有中、重离子稀土储量940万吨,保留储量230万吨,分别占中国离子稀土资源的40%和35%,位居全国第一,赣州占90% 然而,由于采矿权问题尚未解决,五矿只能向稀土深加工领域前进。

2008年11月,中国五矿集团子公司五矿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以稀土分离环节为切入点进入稀土行业,与赣县金红稀土有限公司、定南华鑫物资资源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五矿稀土(赣州)有限公司 2010年7月,五矿稀土(赣州)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五矿林东照明(江西)有限公司成功投产。

就在五矿牢牢扎根江西发展稀土深加工的时候,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出现了

中铝高调进军江西

据报道,9月26日,中铝通过江西稀土钨工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钨集团)增资扩股高调进军江西稀土工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告诉记者:“虽然江钨集团目前无法直接获得有效的稀土资源,但凭借其在江西省及其所依赖的江西省政府的影响力,中铝通过一系列运营整合获得稀土资源的路径已经变得非常明确。” “

虽然中铝有意涉足稀土行业,但矿业一直掌握在江西省政府省级矿业集团手中,成为稀土资源更重要的一环。 五矿没有采矿权,所以目前只能停留在与稀土冶炼分离的阶段。

中铝与江钨集团的合作可能会影响五矿在江西的实力。上述分析师指出:“中铝这次想进入稀土行业,恐怕是想用稀土的概念来炒作,这给国内稀土行业的整合增加了一层不确定性。 “

此后,没有在江西获得采矿权的中铝瞄准了广东稀土 据媒体报道,中铝副总裁任旭东近日率领第二个检查组前往清远稀土矿进行现场调查。

据记者了解,广盛有色金属一直控制着广东省的稀土资源上游。2010年,广东省稀土开采控制指标仅有4项,总量为2000吨。 广盛有色金属是广东省合法的稀土矿山企业。矿山主要位于广东省韶关、新丰、河源和平原。目前,广盛有色金属已获得广东省4个稀土开采许可证中的3个

包钢稀土南下争夺国内市场

2010年8月,中国北方领先的稀土公司包钢稀土也加入了中国南方稀土的竞争。该公司宣布将以2.3亿元收购赣州三家稀土分离加工企业,从而获得吨中、重稀土的分离能力。

在过去几年的实践中,包钢的稀土在北方根深蒂固,从未向南迁移,因为它缺乏强大的竞争对手,而且位于中国稀土储量丰富的内蒙古。

”由于竞争形势的巨大变化,竞争对手不再是制造小噪音的小作坊和公司。随着国家稀土产业一体化的加强,中国五矿、中国铝业、中国有色矿业集团等大型央企逐渐进入稀土领域。江西铜业集团和广盛有色金属等大型国有企业正在牢牢控制稀土资源。因此,包钢稀土不得不放下身段,开始在全国稀土市场竞争。 “一些行业分析师这样告诉记者

“现在,中央企业纷纷瞄准稀土资源。省级国有资产、市县等地方的实力相当于直接对抗 对抗中的合力将使局势更加复杂和难以控制,治理的难度和成本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这位分析师告诉记者

从目前的形式来看,单纯依靠行政权力整合矿业权建设集团的障碍似乎更多,这最终粉碎了在南方和北方组建稀土集团的想法。依靠中央企业的自发整合也很难取得成效。在五矿经历了七年的心痒难耐之后,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中铝的介入只会增加局势的复杂性。

人们不禁会问,中国通往稀土的道路在哪里?